友也君真可爱

日常夸gay老师帅气的po

一个宗兔的段子

仁兔不是没有想过当初做其他选择会有怎样的未来。像是陪在斋宫身边默默支持他、鼓励他、照顾他;或者,从此待在不为人知的角落里沉睡着;再或者,获得笑容后重新回到valkyrie继续同行。这些想法都有实现的可能,是他自己将这些可能抹杀掉。
打开薛定谔的箱子的他,得到猫死掉的结局。这意味着,在打开选择的那一瞬间,他永远失去了亲自看见另一个结局的机会。也许平行世界里猫还活着,但无论如何他都看不到了。尽管很可惜,却从不后悔。因为已经没有可以后悔的余地了。

关于宗的一点推测

关于宗的一点推测

文:獒獒

捉虫:锁卿

  宗从小受到父母严格教育因而养成了追求完美的性格。父母对宗抱有极高的期望,为了避免让他们失望,他必须得做到最好。一旦自己的行为与行行为的后果与事先计划不一致,他就会感到不安。

  此外,跟完美且强大的父母相比,他感到自己的弱小与无助,从而开始和人偶相伴。一方面人偶的行为是可控的,另一方面可以满足他对亲情的渴望。等到进入学校后,他发现自己无法与周围人相处。周围人无法理解他的思想与行为,而他自己也无法理解他们的思想与行为。这让宗坚持了要和人偶相处的态度。后来宗遇到了大将与大将妈妈,在与他们相处的过程中体会到家的感觉,他喜欢这样的感觉。但是好景不长,大将跟宗读了不同的初中,大将妈妈也去世了,宗再一次回到一个人的状态。为了让自己不再孤单,于是就有了以大将妈妈为原型的mado姐的存在。此后,对他来说,和人偶相处远比和人相处要好得多。

  实际上宗是个胆小的人,他害怕任何意外的出现。这是他过去的经验造成的。他把兔子和mika视为人偶,有五个理由。

1.人偶是不变的,不会离开自己;

2.人偶是被控制的,像他小时候那样;

3.人偶不会出现他无法控制的局面

4.人偶可以达到人类所达不到的完美;

5.人偶相处起来比和人相处要自由。

  从剧情我们可以得知,兔子对宗来说是特别重要的存在。

1.在以前,宗宁愿用假唱,牺牲自己的完美舞台,也要留下兔子;

2.经常夸奖兔子,送兔子自己制作的衣服等,就像对待mado姐一样;

3.当宗说想把mado姐放进展览柜时候,mado姐说她会窒息,就像兔子当初说的一样;

4.杏问mado姐去哪了,宗说自己把mado姐放起来了,他再也不会犯同样的错误了;

5.从涉那里,兔子知道了宗对他的感情。如果是由宗说出来,兔子会觉得这与他平常听到的话没有区别。但是,从由涉说出来,效果就不一样了。因为宗是一个不会做不必要事的人。对于他来说,即使手工部和轻音部在同一楼层,没有必要的事他也不会去的。但他却在朋友面前一次又一次提到兔子、夸奖兔子。

关于宗喜欢兔子的理由的猜测

1.接近性。两个人之前是同班同学,空间距离较近。

2.熟悉性。兔子和mado姐一样有着金色的头发;兔子长得像女孩子;兔子唱高音的声音与mado姐相似;兔子的爱照顾人的样子跟大将妈妈相似;在兔子身上找到安全感。

3.外表吸引力。兔子个子娇小,长得可爱,是宗喜欢的类型。

4.其他个人特征。兔子能力出众,偶尔也会有出错。兔子一直以来都很努力,温柔,会照顾人。兔子对宗有致命吸引力。

5.相似性。两个人都是胆小鬼且不善言词,都曾经逃避自由过。两个人都曾是孤独的,不被理解的。两个人都喜欢可爱的事物。

p.s

  宗与其说是被天祥院打败,不如说是被自己的以往的经验、信念、性格打败的。他认为自己自己可以控制一切,然而音响被拔这件事远远超过他的预料。这使他明白那个理想自我其实他是达不到的。他无法承受这个事实,所以mado姐会说话,宗想从她那里获得安全感。

 兔子和mika在声音停止后的表现符合他们的角色定位。兔子是完美的人偶,是完全受宗操纵的,要考虑他的行为被宗同意的可能性。mika是不完美的人偶,比兔子有更多的自由,他可以立刻唱歌而不会受到宗事后过多的批评。

可能日后还会有补充的地方。